11月10日晚,德国队公布了出征卡塔尔世界杯的26人名单。

由于此前维尔纳、罗伊斯等人已经相继公开伤情,弗里克不得不用替补前锋们取而代之。名单中最大的意外,当属8年前的绝杀先生格策回归;而那届同样表现出色的老将胡梅尔斯告退,则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尽管以改革者的身份取代勒夫入阁,但一年多来,弗里克实则是“穿新鞋,走老路”,球队仍然在传控的框框里打转。

维尔纳脚踝韧带撕裂。

锋线被迫变天

两名从未代表成年国家队出战的中锋,却必须是德国队9号位的首发与第一替补,这样魔幻的选人,与其说是弗里克豪赌一把,倒不如说是在无奈现实面前低了头。

11月欧冠小组赛末轮,莱比锡已经出线在望,但这场看似无关紧要的比赛,却见证了维尔纳的重伤。确诊为左脚踝韧带联合部位撕裂的他,就此提前告别了2022年。
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作为弗里克阵容中常备的“真中锋”,右膝髌骨腱部分撕裂的恩梅沙,也不得不和维尔纳一起递上了病假条。

但比起两位年轻人,“冯唐易老,小火箭难出征”的罗伊斯,或许才是作别卡塔尔的德国国脚中最悲情的那一个。

自9月中旬主场对沙尔克04的鲁尔区德比中自己扭伤了右脚踝之后,多特蒙德队长就缺席了足足10场比赛,2次替补复出之后都立即伤势复发。

罗伊斯的德国队记忆有些灰暗。

对此,弗里克无奈地表示:“像这样的伤需要时间,我们完全不清楚他什么时候才可以报到,因此教练组决定不选他。”

这也意味着,多特队长此生全部的世界杯生涯,或许都将定格在那个灰暗的俄罗斯之夏。

有人离开,就有人顶上。接替罗伊斯的,恰恰是8年前夺冠时,在赛后举起他的21号遥相致敬的格策。

从22岁风华正茂的小鲜肉,到刚30岁却已历尽人生沧桑的大叔,阔别国家队长达5年的金童,无疑是德国队前场伤病潮的间接受益者。

2014年世界杯决赛,格策加时绝杀阿根廷。

上一次为德国队参赛,格策恐怕自己也已经记不得,那还是2017年11月14日主场对法国的友谊赛,当时他也只替补出场了25分钟,而在此之前,遭遇代谢疾病的他几乎一年没有为德国队出场。

尽管年龄增长不少,但格策仍然保持着青年时代的球风,阅读比赛出色的他,面对贴身逼抢时的从容不迫,甚至比年轻时更胜一筹。

弗里克在召入格策前,一方面坚信他能适应3天1赛的高强度,此外亦对他关键时刻改变战局的能力高度信任。

大器晚成的菲尔克鲁格。

而作为德国队锋线的顶端,本赛季在德甲表现出色的云达不来梅高中锋菲尔克鲁格(以10球排在德甲射手榜第2),以及世界杯开幕当天才会年满18周岁的多特蒙德天才射手穆科科(德甲6球),如民意所愿的搭上了世界杯末班车。

两人不但是26人名单中真正意义的新面孔,某种意义上也意味着德国队传统的回归,至少在193cm的“空霸”登场时,球迷们不必像上届一样看着球队慢吞吞地围点打援。

直接起高球传中找头顶,对付日本、哥斯达黎加乃至西班牙,或许更有效。

多特小将穆科科。

防线已经埋雷?

“这并不令人意外,这是我职业生涯最大的失落之一,但我会继续为参加世界杯的德国队加油。”

落选弗里克的26人名单后,身为勒夫时代国家队形象代言人之一的胡梅尔斯,虽然在社交媒体上隐晦地表达了失落,却仍不失风度。

胡梅尔斯上次代表国家队出战,还是去年6月的欧洲杯1/8决赛,而败走英格兰之后,这位老将的国家队出场履历就常年停留在76场,与其年龄和资历相比,着实嫌少。

从欧洲杯结束后,有关弗里克为何不选胡梅尔斯的质问,和质问恩里克为何不选拉莫斯一样,已经成了新闻发布会必有的陈旧话题。

而这一次,弗里克选择“掀桌子”,与其说是厌烦了记者的追问,倒不如说是胡梅尔斯本人的状态,着实也到了让贤的年纪。

胡梅尔斯无缘世界杯。

当然,胡梅尔斯的失势,与其从拜仁转投多特干系不大,更多出自于弗里克时代对防线的新要求。

在强调机动性、能出球的大背景下,吕迪格成为防线新核心,聚勒、施洛特贝克和金特尔都更加“现代”,而考虑到2024年的本土欧洲杯,带上在南安普顿逐渐打出名头的小将贝拉·科科,也在情理之中。

中卫扎堆是幸福烦恼,但右闸挑不出首发,或许才是弗里克最头疼的问题。

比起已经基本锁定首发左后卫的劳姆,科雷尔显然不是球迷放心的那一个。毕竟,从巴黎圣日耳曼到西汉姆,冒失的他已经多次失误招致丢球,着实是防线定时炸弹。

德国队原本不缺右后卫,且不说拉姆退役后,基米希旋即冒尖,在俱乐部和国家队完成双线接班;身为防线核心的吕迪格,也能出任右后卫。但很显然,把他们放在2号位,略显暴殄天物,弗里克的解决方案,是用中场霍夫曼代替,但后者同样表现难言称职。

科雷尔的表现不能令人放心。

心态才是最大敌人?

4年前的喀山竞技场,当孙兴慜穿越大半个空荡荡的球场,将皮球送进无人把守的德国队大门时,已经无力回的诺伊尔,脸上满是惊愕、愤怒与无奈。

尽管败军之将勒夫并未在沸腾的舆论中下野,但在去年欧洲杯前就决定撂挑子,仍标志着德国队重建的开始。

然而一年多来,德国队在经历短暂的蜜月期后,似乎又回到了踢法单一、攻坚乏力的老路,而不甚理想的分组形势,似乎预示着德国队的苦日子,仍遥遥无期。

德国队过去几年战绩欠佳,很大原因在于勒夫时代多年不变的套路,已经逐渐被对手摸清,面对见招拆招,不愿回归传统的德国队,更多着眼于细节优化,而非战术革命,这也使得德国队在强强对话中持续力不从心。

德国队主帅弗里克。

弗里克上任后虽然短期曾令球迷眼前一亮,但进入2022年则逐渐褪去光鲜外衣。

3月以来,德国队7场比赛只取得1胜5平1负,完全不像一支夺冠热门,球队了无新意的用人和战术设计,备受各界批评。

与诸强不同,德国队此番出征,很大程度上是“戴罪立功”——毕竟,上届身为卫冕冠军却小组折戟,这是德国人无论如何也咽不下的气。

随后媒体和球迷的苛责,之于习惯了勒夫温和治军的国脚们却是莫大压力,并最终导致了老臣克罗斯提前宣布退出国家队的悲剧。

而今,极有可能“扛雷”的,则是同样任劳任怨却得不到好评的基米希。

当然,强弱分明的E组,或许不至于让德国队为出线发愁,但他们一向有打不好小组第二场的传统:本世纪以来5届世界杯,日耳曼战车只赢过2次小组次战。

这一次,他们次战的对手是西班牙,可以想见,直面魔咒的弗里克,挑战的将是地狱难度。

(仰卧撑/杨健)

首发澎湃新闻